搜索

你现在的位置:首页>时政要闻>【省纪委暗访曝光台】省纪委暗访曝光3起扶贫领域违纪违法问题

【省纪委暗访曝光台】省纪委暗访曝光3起扶贫领域违纪违法问题

危房改造弄虚作假雁过拔毛、救灾款暗箱操作优亲厚友、欺上瞒下骗取财政专项资金……近期,省纪委暗访发现了3起扶贫领域村干部违纪违法问题,要求相关地市纪委高度重视,迅速牵头查处,严肃追究有关人员责任。省第十二次党代会强调推动正风反腐向基层延伸,各地各部门要找准全面从严治党和维护群众利益的契合点,严肃查处扶贫等领域的不正之风和“微腐败”问题,坚决纠正以形式主义、官僚主义对待党中央、省委扶贫决策部署的行为,进一步增强人民群众的获得感。欢迎广大干部群众通过微信公众号“南粤啄木鸟”反映暗访问题线索。

汕尾陆丰:危房改造问题重重,村干部弄虚作假雁过拔毛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有群众举报,汕尾陆丰市湖东镇琼林村危房改造存在弄虚作假、雁过拔毛的问题,省纪委暗访组迅速前往调查。据悉,2013年至2015年,琼林村住房困难户危房改造补助款为每户15000元。暗访人员随机抽取了2014年23户危房改造补助对象中的8户,逐一进行入户走访。

琼林村村民陈乌虽的住处并没有进行加固或改建,可她却被确定为2014年危改补助对象,并领了6000元补助资金。陈乌虽称,“村干部说,拍照要去找别人好的房子拍,如果有人问的话,就说我们老人在旧房住,儿子媳妇在新房子住。”村民陈德其家的房子也已破旧不堪,根本没有进行修葺改建,也被纳入了补助对象,并用同样的方式通过了验收。

经实地走访,8户危房改造补助对象中,仅有1户有明显改造迹象,其余均是挂羊头卖狗肉,从别处拍照伪造改造成果。

除改造不实外,群众举报的克扣补助资金是否属实呢?村民陈汉肖称,“就领了6000元,是打电话告诉我把钱拿过来的,我确认。”村民陈主权称,“现金6000元,都是干部安排的,想给谁就给谁,村干部叫我不要跟你们说,我现在实话实说。”

从暗访组走访的情况看,除陈荣锦和陈武生两户称领到了15000元外,其他户都说只领到6000元现金,且没有一户村民拿到了危改补助的存折或者银行卡。

村委出示了一份村民领取危房改造款时的签收纸张,上面写明发放金额为15000元,后面有村民的签名和红指模。对于这个签收表,村民陈乌虽称,“我不认识字,别人帮我签的。”陈汉肖称,“当时名字签好了就让我盖个指纹。”

面对暗访人员的调查情况,琼林村村干部陈乃明称,“群众都是乱说的,钱都是放在他们卡上,一万五都是他们自己签收的。如果谁说我直接拿钱给他,这是来害我的,我会叫他滚。”

村民和村干部各执一词,谁真谁假?在陆丰市相关部门的协调下,暗访人员在湖东镇两位镇干部的陪同下,第二次进行入户走访。

让人意想不到的是,当再次找到陈乌虽时,她的说法却发生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,称改造验收的就是她自家的房子,并把暗访组带到她的“新家”,只是墙上悬挂的照片没有一个是她家人,露出了马脚。周边村民也证实,这个新房子主人叫陈金龙,而陈金龙与陈乌虽没有任何亲属关系。面对其中蹊跷,暗访组一再追问陈乌虽为什么会突然“反口”,陈乌虽却只是沉默不语。

村民陈汉肖之前向暗访组承认领了6000元,在第二次走访时却改口说领了15000元,可当暗访组准备离开时,陈汉肖又说了实话,“一个跟干部关系好的人给我打电话,让我说这钱是安居工程的。我之前跟你们说的6000元才是实话。”

    第二次走访中的四户危改补助对象均出现问题,镇领导当场表态要迅速调查整改。湖东镇卓副书记称,“有些情况我们回去之后马上召开党委会,认认真真来查这个问题。”可时隔一周,湖东镇主管危改工作的陈副镇长却称,“领导没有做什么安排,我们就没有去查实了。”

    琼林村危房改造出现如此多问题,相关监管部门是什么态度呢?陆丰市住建局工作人员称,“我们也没办法户户核实,只能拍照确认。”陆丰市扶贫办副主任称,“如果村干部把钱取出来再发给群众,这是违规违纪的,要处理的。”

    湛江雷州:村干部暗箱操作优亲厚友,救灾款成了“唐僧肉”  

    雷州市沈塘镇平余村有多位村民向暗访组反映,称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莫志凯和村会计莫俊兄,曾在2014年年底向他们借用农村“一卡通”来走账。

    2015年2月17日,村民的“一卡通”账户收到了一笔钱。从村民提供的流水看,这笔钱从700元到1100元不等。村民们称,这笔钱究竟是什么钱,涉及多少人,他们都不知道。为了解这笔钱的由来,暗访组走访了多个部门,最终从沈塘镇民政办了解到,这是一笔台风灾害救助资金,是上级政府帮助受灾群众度过难关的救灾款。

    从该镇民政办提供的救助名单可以看到,平余村共有19户享受此项救助,其中有3户是在职村干部(包括莫俊兄),有4户是莫志凯的亲属,其余大部分都是未受灾户,只是被借用“一卡通”走账而已。当暗访组问莫志凯为什么有这么多救灾对象是他亲属时,他回答“我不知道”。

    按照《民政部关于加强救灾款物管理使用工作的通知》(民发〔1999〕55号)的规定,基层民政部门要逐村逐户核查灾情,登记造册,掌握到户,那么沈塘镇民政办是怎么做的呢?沈塘镇民政办主任陈泓这样说到,“如果受灾程度比较小的,我们就不再去核实了,村委会报上来,我们就把资金发放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针对此事,有多位村干部直言,整件事都是村党支部书记莫志凯在暗箱操作,他们根本不知情。平余村党支部副书记兼村委会副主任莫膨端称,“没有经过两委会讨论的,我作为副书记和副主任,都不知道他这么搞的。”

    暗访组查阅了该村2014年6月至2015年3月的会议记录,也没有发现有关此事的任何记录。暗访人员让曾用“一卡通”帮助走账的某村民致电村会计莫俊兄,问为什么他帮忙转账却没有拿到200元的报酬,莫俊兄称,“那是以前的事了,谁拿到了(200元)就是拿到了,这么久了,我怎么记得住。”

    随后,暗访人员找到了莫志凯,他也称记不清楚了,并谎称已经离任。而经沈塘镇党委有关人员确认,莫志凯还是在任的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。

    惠州博罗:村干部弄虚作假套取专项资金

    惠州市国营鸡笼山林场地处博罗县东北部,部分区域位于博罗县麻陂镇鸡笼山村境内。这里山高林密,山间小溪在山谷里汇成了一条条水涧,为了出行方便,道路途经的水涧上修筑了一座座水冲桥。 

    村民称,水冲桥一共6座,统称为笼一水冲桥,加上笼一、企岭下、鹅湖3座水坝,均是20年前由鸡笼山林场拨款修好的。然而,村支部书记黄新桂、村委会主任邓运青却套用这些已修好的工程,于2015年骗取私分了9.5万元水利专项资金。村民称,“行为非常恶劣,他骗了上面,骗了群众,群众意见非常大。”暗访人员将6座水冲桥和3座水坝走访了一遍,发现均已十分陈旧,没有近年维修过的痕迹。

    村民向暗访人员提供了一叠收支票据,称“这个9.5万元,收款收据全部都是他自己伪造的,合同也是造假的。”

    暗访人员来到了鸡笼山村委会进一步了解情况,村支书黄新桂称水利款都给村里面用了。在鸡笼山林场办公室,暗访人员向多位工作人员了解情况,他们称水冲桥与水坝都是林场建的。

    暗访人员还从村民提供的票据里,发现了一张4万余元标注为道路硬底化款项的票据,村民称,这也是套用鸡笼山林场已修好的路骗取的。暗访人员还发现了一张3.6万元的票据,村民称这是鸡笼山林场2015年划拨给村里的保洁费。村民称,黄新桂和邓运青以列支村委办公费用的名义扣除6千元私分,其余3万元作为保洁工报酬支付给了村干部的亲友。村民称,“保洁工总共7个,有6个是他(村支书)朋友,1个是他老婆。那6个一年到头扫一两次意思一下,他老婆从来都没有扫过。”

    就上述问题,暗访组走访了麻陂镇政府,相关负责人表示,这些问题已在调查中。